俗世奇人

不谈恋爱也能写出究极爱情故事

带我去流浪吧,从哪里出发,又回到哪里,都好

云次方脑洞 音乐剧《Rent》之待到天亮时

前景:龙科林斯从麻省辞职,带着不薄的所有存款来到桑塔菲,到的时候,夜幕已垂多时,黎明尚未醒来,整个城市却依然被笼罩在一种不同于加州的热情中……

深夜的酒馆里全弥漫着昏黄的灯光,被睡意凌驾的热烈,难言的烟雾和酒气。可龙科林斯第一眼便注意到那个被挑笑着的酒保低下眼去又拿出一扎酒来,给眼前正含情脉脉望着ta的妹子,"Sorry,I love you too,but I'm straight."

嘎安啾好像也注意到拖着行李正朝自己走来的龙科林斯,又低下眼去拿了一扎酒。

“你是老师?”

“我是,”龙拿过酒来一干到底,“计算机时代哲学。”

嘎见势又转身拿酒满上

“但我的学生更愿意看电视。”龙又一饮而尽

"American."嘎不再拿酒了,ta蓦得坐下,毫不避讳地望进龙的眼睛,里面却依然没有昏沉的雾气,不像喝了两扎酒的清澈明亮,不像烟雾缭绕的酒馆,不像深夜的桑塔菲

"American."龙也挑眉笑笑,对上嘎直白的目光,等他拿食指第二个指关节敲了敲只有泡沫在往下流淌的玻璃瓶,嘎才缓过神来去拿酒

“我想开一家餐馆,离开这放荡不羁的人间地狱,”

“那里有土拨鼠和蒲公英,”

“带上全部家当and fly so far away.”龙点上一支烟,吞吐间云烟缭绕得看不清脸,

“桑塔菲的夜一直如此吗?”烟雾散去,龙又拿起酒,垂眸出神得像是在自问自答,却分明是向着吧台前的嘎浅浅询问

嘎透过玻璃和酒看他,像是在看一场夜夜笙歌后祸乱的梦

“等天亮了,有我的地方才是桑塔菲呢。”嘎弯起盛满风月的眼,宛如熟识多年般挑笑道

龙放下酒瓶,

“那就劳烦你,

跟我去桑塔菲开一家餐馆吧,”龙抬起眼来

“天亮就出发。”

一道光薄薄地撒在他肩上,他知道,那不是桑塔菲的月光

跟我去桑塔菲吗?私奔的那种?带上所有行囊,采撷所有夜色,待天亮时,看万千世界光怪陆离,你我纵情声色,向白日飞奔。

Do you know the way to Santa Fe?

你知道怎么去桑塔菲吗?

You know,tumbleweeds,prairiedogs.

你知道,那里有蒲公英和土拨鼠。

                              ——音乐剧《吉屋出租Rent》

云次方脑洞 音乐剧《长腿叔叔》au之长腿舅舅

前景:嘎维斯少爷在福利院一眼便看到了正被深皮太太虐待的龙若莎,那一身一看就是半永久的T恤和摇粒绒睡裤让人有想给他买衣服的冲动,他扑闪扑闪的大眼睛好像总是满含着泪水似的,他抬起头来,嘎立马慌乱地转过身去,只给龙留下一个长长的背影……

龙:这个叔叔的身材有点好…

嘎:就资助他了!

龙:

亲爱的尼古拉斯·赵四先生,

很感谢您资助我上学,但您留下这个名字让我定期给您写信未免太没有诚意,我曾有幸目睹您的背影,您一定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了,我想我就称呼您为长腿舅舅吧!听说您不喜欢女孩子,真好,我也不喜欢,我总觉得如果女孩子长大后都像深皮太太一样暴力,这个世界也太可怕了!

嘎os:…?从我的背影就看出来我老了?现在撤资还来得及吗?

龙:

接下来向您汇报我在新学校的生活,我从来都没有住过单人间!原来都是和王八建新和大川他们一起在福利院的大房间里打地铺,我都不知道单人间里还有一冰箱的可乐!我认识了新的朋友蔡莉亚和马莉,他们都是声歌系的,我不是很喜欢蔡莉亚,听说他来自高贵的大家族,而且总是动不动就用highC在走廊上大笑,吵得我都睡不着,马莉我就很喜欢,他很热心,很善良,开学的第一天就热情地邀请我跟他一起赶猪……另外,我选择了音乐剧专业,之前不是很了解,但觉得很狂劲,想试试!

      希望您一切都好!

                                                       你的,

                                                       龙若莎

嘎看着龙的第一封来信,懊悔万分,早知道就不让他那糟心的弟弟蔡莉亚去北武学院了,去勿念学院多好!他狠狠把信钉在墙上

龙:

亲爱的长腿舅舅,

我正在给您画一幅肖像,但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惑着我,您是有一点皱的老呢,还是有一点旧的老呢?不过没关系,就算您老,皱,旧,我也依然喜欢您!毕竟您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关心我的人啊!您还资助我上学,您真是个大好人!

我的音乐剧课程开始了,我看了好多国内外的音乐剧,简直太有意思了!有蝶,金沙,变身怪医还有吉屋出租!我最喜欢吉屋出租了!特别是里面的安琪,如果她是我的室友就好了,她就是天使!

ps:我知道您不会回信,但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希望您可以告知

                                                       你的,

                                                       龙若莎

嘎os:…我明明是96年的甜心!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龙:

亲爱的长腿舅舅,

没有得到您的来信有些失落,但一想到暑假来了我又特别高兴!谢谢您送我来内蒙古鄂尔多斯大草原度假,这里的蓝天白云,草原和夜里的星星也太美了!这里还有很多很多的牛羊!还有跟我长得特别像的骆驼!我从来没见过!我还发现了一个叫作嘎维斯的人的东西,应该原来在这里生活过呐

ps:您也来过这里吗?真希望您也在

嘎os:我怎么感觉养了个傻白甜啊…真想看着他漂亮的大眼睛,跟他一起在草原上吃手把肉喝奶茶…诶,但我只是他的资助人而已,无权打扰他的生活,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

次日

蔡:龙若莎!龙若莎!我叔叔嘎维斯来信说要来拜访我们!我们可以一起去三里屯吃高贵的吃油爆虾了!啊啊啊啊!

龙:啊?你叔叔叫嘎维斯?好啊好啊!刚好我的音乐剧小考也结束了!叫上马莉我们一起去吧!

马:行啊兄dei!我可以带上果冻吗?

龙没想到嘎维斯原来也是学音乐剧的,他们一见如故,开始滔滔不绝地聊了起来,仿佛十年的挚友,有着出奇一致的审美和追求

而他们身后…

马:果冻,这是你蔡大爷,喊声大爷来听听!

果冻os:在我冻爷面前装什么大爷…

此时…

嘎:你也喜欢安琪啊?我最喜欢的就是她了!我当时还觉得如果她是我的室友我得多幸福啊

龙:啊啊啊啊我超喜欢她的!天哪你也喜欢吗?我跟你讲她这个角色……

蔡&马:……

蔡:哥,我好饿啊,什么时候才能吃上油爆虾啊

这时,从隔壁传来一个嘹亮的声音:弟弟!吃水席吗弟弟!

……

谁知道蔡莉亚的酒量这么小,吃完油爆虾,就红成油爆虾了,马莉让果冻驮着他,一起先走了。秋日的风有些许凉了,龙若莎和嘎维斯不知何时就坐在了街边的长椅上,看街上万家灯火通明,看来去匆匆一对对谈笑的情侣,可能也是酒精使然,恍惚间,龙有些困了,一改清澈明亮的眼神,带了几分迷离的媚态,嘎看着,甚至有一丝勾人的se情…他有点顶不住…

嘎:龙儿,你…快起来,不然凉着了…

龙不但没起来还顺势倒在嘎肩上,嘎急忙脱了外衣给他盖上

龙:嘎维斯,你对我真好,你知道吗,你是除了长腿舅舅以外第一个关心我的人

龙顺势又蹭了蹭,嘎便任由他赖着,像rua猫一样抚摸龙的头毛

龙:可是长腿舅舅都没来看过我,他就丢下钱让我来上学,也不给我回信,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老不老…我好想他也能像你这样跟我聊聊天啊,我还想跟长腿舅舅一起去……

龙被摸舒服了,呢喃着就垂上了眼帘,嘎听着他又喃喃自语了几声,抚了抚他长长的眼睫毛,轻声叹道:“傻瓜,我就是你的长腿舅舅啊…”

龙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他只记得和嘎维斯少爷聊得很开心,但嘎维斯胃不好就喝了几口特仑苏,自己倒是喝了点酒,也就吹了十瓶啤酒吧…

龙:

亲爱的长腿舅舅,

太巧了,嘎维斯少爷就是蔡莉亚的叔叔诶!他来拜访我们了,我真的超级喜欢他,更巧的是他真的跟我有很多共同话题!我们都喜欢音乐剧,而且感觉他特别了解我!昨天我们一起在三里屯吃了油爆虾,我后来喝醉了也不记得什么了…我都忘了问他在鄂尔多斯的事了!不过真是愉快的一天!而且马上就要准备大戏了,不知道会排个什么样的戏呢!期待!

                                                          你的   

                                                       龙若莎

嘎维斯没能收住嘴角的笑容,他拿着信纸恍惚了好一阵,满脑子都是龙酒后…的眼睛“怎么办,我也非常非常喜欢你了啊…”

龙:

亲爱的长腿舅舅,

很抱歉很长时间都没有给您写信,但是我这么写有什么意义呢,您又不给我回信,您都不关心我,说不定我的信您看也不看就扔进垃圾桶了呢,如果您在上海的话,我真该连着信给您寄一杯珍珠奶茶,让你不好垃圾分类!

嘎的心情可谓一波三折,他本来对龙久久不来信感到万分焦灼,对于终于收到的信满怀着欣喜打开,却在一字一字读完后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慌乱着意识到,龙讨厌他了啊啊啊

嘎一脸惊慌òᆺó,他的宝贝不高兴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他颤颤巍巍地做起了俯卧撑,快速思考,上次看他好像蛮喜欢海鲜的,要不寄一束海蛎子过去?但中途时间这么长,寄到都馊了,要不…

龙收到这只胖猫的时候哗地一声就哭出来,他把这只猫盘在腿上立马开始写信

龙:

亲爱的长腿舅舅,

对不起我错了!当时因为蔡莉亚偷偷跑到我房间喝完了我一冰箱的可乐,我正在气头上,又在夜里喝了点酒,委屈得不得了,做了一个梦,梦见回到了福利院,我半眯着眼睛透过窗外的雪,想象我看见您回头看我,我将爱送给您,您却只是一个长长的影子,我就哭醒了,我以为我只是您万千资助者里被漠不关心的那一个,我永远都得不到您的回信,得不到您的爱…但现在我知道您一直关心着我,请您将上星期的那封信扔进垃圾桶吧,或者撕了,或者烧了也行!我太刻薄,我不冷静,我很委屈啊舅舅,但现在!我知道您是真心关心着我的,您还送来胖子,我想暂且这么叫它,我向您发誓!我再也不这样了!

嘎看着信纸上的泪痕揪心得不行,他恨不得立马出现在龙身边,告诉他,他就是他惦念的长腿舅舅,他想日日夜夜陪在他身边,在他做噩梦泪流满脸地醒过来时把他拥入怀中……但他也害怕,他不知道如果他就已这样的身份出现在他身边会怎么样,他也不知道他能不能不离不弃……

“我的爱…诶,在我看到你第一眼时你就早已得到了啊…傻瓜…”

墙上的信已经不知不觉钉满了

龙:

亲爱的长腿舅舅,

假期我想跟马莉和王吉米去厦门鼓浪屿!我们已经规划好了行程!一定要在海边拍照!在海风里很狂劲的那种!哦我有跟你提过王吉米吗?他是声歌系难得的男低音!我们专业好多女孩子光听他的声音就迷得不行,他为了躲她们还让我做了他毕业晚会的舞伴呐哈哈哈哈哈

希望您的假期也一样愉快!

                                                          你的

                                                       龙若莎

ps:我们的大戏是吉屋出租哦!但是我的角色还不确定呐

嘎维斯平静(吃醋)地看完了这一封信,然后发出一封加急的电报:

亲爱的龙若莎同志:

       很抱歉您的假期恐怕无法如愿以偿,尼古拉斯先生希望您跟往常一样前往内蒙古鄂尔多斯大草原度假,望您即刻启程

                                             尼古拉斯先生

                                                          ……

                                                的助理小姐

王吉米:???我可不想搅和他俩这事儿

龙虽然很困惑很气愤很难过,但还是听从了长腿舅舅的话

马:你真不去啊?

龙:嗯…去不了了

马:那行,照顾好胖子,我们给你带肉回来,回见啊

关门…砰

龙:……

龙:

亲爱的长腿舅舅,

您不切实际,固执,愚蠢又孩子气!您就这么强行粉碎我的假期规划实在让我难以理解!虽然一开始我对您的强迫行为非常不满意,但您猜我在大草原遇到了谁?!嘎维斯少爷!真的就是他!这使我暂时忘却了生您的气!我们又从音乐剧聊起,甚至聊到了王吉米哈哈哈哈哈,我还知道原来这里是他从小生长的地方,我们像疯孩子一样在风沙中奔跑,然后慢慢停下来,我们一前一后继续在风沙里,向一望无际的前方一直走,看乌云尽破,看月亮复还,他向我介绍这里的每一片沙漠和草原,每一片云和羊群,他说这里是他的鄂尔多斯,我轻跟着说了一句这里是他的鄂尔多斯,他回头望着我笑,说,这里是你的鄂尔多斯,是我们的鄂尔多斯……啊啊啊啊啊你说他是什么意思啊舅舅?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他,不,是很喜欢!怎么办啊舅舅,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感情和这样的经历,但我很确定,他也是喜欢我的…吧?

ps:舅舅,我的毕业大戏你一定要来,穿得鲜艳点,如果你不来看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真的

嘎维斯宛如一个痴汉拿着信在原地甜笑,这时,他接到毕业学长学姐回校助演的消息,只需要临时一个场景,给个小惊喜就好了,他看到需要助演的大戏赫然写着:吉屋出租

换场后,龙若莎本来还在四处张望,等待他从未谋面过的长腿舅舅,可是他要上台了,他失望地回去候场,不得不赶紧进入柯林斯这个角色

开始了

"Live in my house,I'll be your shelter…"他瞅着这安琪怎么好像换人了呢,但由于舞台灯光和浓妆他也没有仔细看…等等好像是…

"I'll cover you…"

他清楚地看到嘎维斯上前,给予他一个如此深情的吻,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龙:

亲爱的长腿舅舅,

我知道您没有来,您彻底伤了我的心了,但我现在无暇顾及您,因为我也伤害了一个人,我拒绝了嘎维斯的求婚,他作为学长被邀请回来加盟我们的毕业大戏,然后,然后他就在大戏后向我求婚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拒绝,我还不清楚自己的心意我害怕很多…但是,但是他以为我喜欢王吉米!他望向我,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他便转身离开了,我卸了妆,没有参加庆功宴,走在热闹的街上,我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想他,我的心一阵阵钝痛,我恨这月色迷人,他却不在我身边共同欣赏,舅舅,我需要您,可是您也从没有出现过,我好怕他也像您一样再也不出现了……

                                                          你的

                                                       龙若莎

亲爱的,

       来找我吧,下星期三下午

                                                          你的

                                             尼古拉斯先生

嘎站在窗边,风吹进他的住所,满墙的信翻飞起来,哗啦啦的像在诉说什么,又好像在渲染他的痛楚和思念

门开了,

“尼古拉斯先生?你在…”

“我在。”

“你怎么在这里?你…”

“我一直在。”

“不会你是…”

“是我。”

“你怎么可能是你甚至,甚至都不够,不够老…”龙垂下眼,不知是否要哭出来了,“你看了我的信?全部?所有?”

风又起了,满墙的信又开始絮絮叨叨地作响

“一开始我本没打算太过关注你,”嘎维斯向他走去,“可是谁让我不切实际,固执,愚蠢,又孩子气,”嘎握住龙的手,半跪着,企图望进龙那双漂亮眼睛里的情绪

“所以,从过去到现在,长腿舅舅一直都是你……?”

“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嘎维斯激动起来,“可是…”

“爱从不讲公平。嘎维斯,”龙突然抬起眼来,也慢慢跪下,“我原谅你,你也原谅我好吗。”

“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与你相爱。”

“我完全属于你。”

“从现在起,支持他的嘎维斯,原谅他的长腿舅舅。”

嘎甚至分不清自己脸上的泪水是龙的还是自己的,就像当时I'll cover you的吻一样

“而且你一点也不老呐。”

I close my eyes half way and peer through the falling snow,

and wonder if I can almost see you looking back at me,and I ,I send you my love.

                             --音乐剧《长腿叔叔Daddy,Long Legs》